当前位置:主页 > 网上办事 > 表格下载 > > 表格下载

卖了19年促销品,元隆雅图为IPO秒变“高新技术企业”

来源:未知    访问次数为: 次    时间:2019-05-24 14:52    字体大小:

北京二环内,从宣武门外的亚泰中心往西北方向走500米,就到了北京最古老的名刹法源寺,而如果往正北方向走两公里,就是著名的西单。

2017年4月26日,对于在亚泰中心六楼办公的孙震而言,是个大日子,因为就在这天,他的公司北京元隆雅图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元隆雅图”)IPO闯关成功,也就是俗称的“过会”。

孙震这个名字对于许多人来说,是陌生的。作为元隆雅图董事长,同时也是全国工商联礼品业商会会长,孙震1986年毕业于北京工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之后在学校任教,1992年他拿出3万元从事礼品行业,1998年创立元隆雅图 。

今天的元隆雅图是这样介绍自己的:专业的促销品提供商,主要为世界 500强公司及国内知名企业供应促销品,同时为客户提供与促销品有关的促销服务。

时间再拉回到上世纪90年代,孙震的第一桶金来自于摩托罗拉,1995年他成功接到了后者的定单,30出头的他买了辆当时来说很时髦也很贵的捷达轿车,穿梭于北京的大街小巷。

此后孙震的事业进入加速期,2007年,元隆雅图被授权成为北京2008年奥运会特许生产商/零售商,2008年公司设计制造的“天坛福娃珍藏套装摆件”、“蓝梦水立方摆件”等四件奥运会特许商品被首都博物馆的永久馆藏,2009年 公司成为中国礼品行业十大最具影响力企业。到2016年,孙震公司的营业收入已超过7亿。

孙震从礼品行业发家,而这个行业经过20多年的发展,现在年产值已近万亿,从业企业超过15万家,从业人员已超过100万。

礼品行业的问题自然不会少,脑海中第一时间闪过的是礼品回收店有没有?还有比如当前的反腐大背景,但是孙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这样说道,“现代礼品业不是请客送礼,或者用来搞腐败。”

其实,孙震的经历简单地说,就是一个北京的大学老师乘着改革春风下海创业,并且取得了某种程度上的成功,而现在他的公司离真正上市只有一步之遥,在中国大家都知道,上市公司是“皇冠上的明珠”,公司一旦上市,你就是塔尖上的人群,你在塔尖俯视众人,众人在塔底仰视你。

好了,好话说多了难免给人广告之嫌,下面要开始非常严肃的烧脑之旅了,野马财经将从元隆雅图480页的招股说明书里扒一扒相关财务数据,看看有什么问题,绝对不是为找茬而找茬,讨厌数字、数学不好、看到数字就想睡觉、会计知识为零的请注意避让。

大客户风险

大家知道,北京金融街富凯大厦里的证监会发审委非常非常重要,你的企业能不能上市,可以说就是发审委说了算,它能决定你最终是站在塔尖还是塔底,是做人上人还是一般人。

发审委这次对孙震的元隆雅图是放行了,对于大股东孙震而言,他离塔尖只有一步,等到最后敲了钟上了市,他就站到了塔尖上。

不过,放行归放行,发审委也问了不少问题呢,其中一个问题就是,要求元隆雅图针对新客户开发、现有客户维护、合同续签或终止相关约定以及在手订单等情况,作出进一步说明,并详细指出“发行人是否存在销售客户集中的风险,与主要客户的合作是否有长期协议支撑,是否存在协议终止、重要客户流失的风险,与现有主要客户的业务是否具有稳定性和持续性,2017年来自主要客户的销售收入是否存在大幅下滑的风险”。

这个问题的确好长,来5个这样的问题就是一篇高考800字的作文了,简单翻译成一句话,就是问:你的大客户是不是太集中了,他们跑了你怎么办呀?

野马财经根据招股说明书第188页披露的“主要客户框架性销售协议执行情况及历年业务合作情况”信息发现,元隆雅图在报告期内保持长期合作的客户共有8家,其中合同到期时间为2016年末的已有一家,为辉瑞制药(对,就是那个辉瑞,是不是想到了伟哥?),而辉瑞制药在2014年和2015年分别以3687.3万元和5022.29万元的采购额,以及6.82%和9.07%的销售贡献度,分别位列元隆雅图同年第3和第2大客户的位次,但是在双方合作到期的2016年,辉瑞并未出现在元隆雅图的前五名客户名单中。

与此同时,还有5家大客户的合同将于2017年内,也就是今年年内到期,名字都是如雷贯耳的,阵容豪华,分别为宝洁、惠氏、百威、拜耳和华为,其中宝洁、百威和惠氏均位列元隆雅图2016年的前五大客户名单中,合计销售占比高达29.62%。

也就是说,如果元隆雅图与这几家客户的合作关系在2017年底出现变数,感情破裂了,将对公司的经营规模和盈利能力产生重大影响。由此来看,发审委针对元隆雅图主营业务可持续性的关注,绝非空穴来风,也算尽责。

图片来源:来源:招股说明书

其实,与长期客户的合作业务到期终止,进而影响到上市公司业绩并非没有先例。

比如上海家化,该公司针对花王产品的代理权于2016年末到期,未能续期,直接导致上海家化2017年1季度的扣非后净利润,在2016年同期已经同比下滑33.54%的基础上,再次出现了26.59%的同比下滑。

前车之鉴,不能不令投资者对元隆雅图未来的主营业务可持续性、稳定性和业绩表现担忧。

不过元隆雅图的董事会秘书边雨辰似乎并不担心,他对野马财经是这样解释的:公司与主要客户保持了多年的合作关系,与主要客户签署的框架协议的合同期限通常为一年或一年以上时间。公司主要服务的客户为世界500强企业及国内知名公司,该等客户对于职能外包中供应商的选择较为谨慎,通常会建立严格的供应商资格认证体系,同一类外包业务使用的供应商数量不多;一旦成为客户的合格供应商,除非发生不可抗力(如客户不再开展相关业务)或公司重大产品质量事故等情形外,客户不会随意更换供应商。……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公司与宝洁(广州壹加)、戴尔、惠氏、拜耳、微软、辉瑞、百威、华为等客户的框架性协议均处于有效期内,公司与主要客户的合作处于正常履约状态。

这个回复也是好长,简单地说也是一句话:我们和大客户的感情很好,除非缘分真的尽了,否则我们还是会好好地处下去的。

来源可疑的应收账款

此外,野马财经发现,从元隆雅图与销售相关的细节数据来看,也存在问题。根据招股说明书第310页披露的“应收账款主要客户情况”信息,截止2016年末该公司对大客户雀巢的应收账款余额为6312.39万元,且账龄全部为6个月以内,并使之位列第一大赊销客户的位次。

简单地说,就是雀巢在2016年欠了元隆雅图6千多万,这个钱呢是要在半年内还清的。

来源:招股说明书

高级会计师沈纪对野马财经表示,在正常的会计核算逻辑下,应收账款是用于核算与主营业务相关的未结算款项,因此针对同一客户的应收账款余额,不可能少于同一时间区间内针对该客户的含税销售收入。

具体到元隆雅图与雀巢之间的应收账款,账龄为6个月以内的款项余额就多达6312.39万元,这就对应着元隆雅图在2016年7月至12月期间,对雀巢的含税收入至少为6312.39万元。

但事实上,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数据显示,元隆雅图在2016年全年对雀巢(含惠氏)的销售收入金额也不过才4743.06万元,即便考虑到增值税销项税额的影响,并假设该公司针对惠氏的销售没有实际收取一分钱、全部处于赊销状态,都不足以产生出6312.39万元的应收账款,更何况元隆雅图披露的这笔巨额应收账款账龄还是6个月以内的。

也就是说,元隆雅图卖给雀巢的货和雀巢欠元隆雅图的钱对不上喽。

来源:招股说明书

沈纪分析认为,元隆雅图所披露的针对大客户雀巢的超6千万元应收账款,其中可能有很大部分是没有实际业务作为支持的,“这非常可疑”。

元隆雅图董秘边雨辰是这样解释的:2016年末,公司对惠氏的应收账款余额较大,甚至超过公司全年对雀巢(含惠氏)的销售额,主要原因是公司为惠氏运营“惠摇好运”数字化促销活动平台,需要为平台发放的红包全额垫付资金,2016年公司累计为惠氏发放微信红包的金额接近1.5亿元,而公司该项业务按一定比例的服务费确认收入,2016年收入993.15万元。因此公司对惠氏的期末应收账款余额会超过全年对惠氏的收入额。

是不是又看晕了?别急,野马财经给你翻译一下,就是说,元隆雅图帮助雀巢搞促销,用的是微信发红包的方法,然后呢这个代发红包要收费的,就是993.15万。

沈纪对董秘边雨辰这个说法持反对态度:按照信息披露规则,主要客户销售数据需要涵盖从这一客户确认的所有类型收入,关于应收账款的问题,如果包含有垫付资金,应该计入到“其他应收款”科目中核算(感兴趣的读者可以找一本入门级会计教材来看看)。

高新技术企业?

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的信息,“经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北京市财政局、北京市国家税务局、北京市地方税务局批准,元隆雅图于2014年10月取得高新技术企业证据,并据此享受到15%的企业所得税优惠税率”。招股说明书披露的数据显示,元隆雅图在2014年到2016年享受的企业所得税优惠金额合计为1676.91万元,相当于该公司2016年实现净利润金额的三分之一。

野马财经查阅《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发现,被认定为高新技术资质的公司需满足的条件之一是:“最近一年销售收入在20000万元以上的企业,研究开发费用总额占销售收入总额的比例比例不低于3%”。元隆雅图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相关信息显示,2016年公司研发费用为1891.6万元,占营业收入的3.11%,具体如下表所示:

来源:招股说明书

看来元隆雅图的高新技术企业身份好像是符合政策的呀,让我们继续往下看。

沈纪认为,根据会计准则的规定,公司的研发投入只存在两种核算方式,要么计入到“开发支出”,并最终结转成无形资产,要么就需要计入到管理费用中的“研发费用”科目,抵减当年利润。就元隆雅图而言,从来没有将研发投入计入到“开发支出”里,那么就只可能是将全部的研发投入计入费用、直接抵减利润。

来源:招股说明书

根据招股说明书第388页披露的“管理费用明细”,其中也并未设置“研发费用”这个科目,同时2016年度除职工薪酬金额为1577.54万元之外,其余发生额最大的科目即设计费,也不过才325.86万元。如下图所示:

来源:招股说明书

那么问题来了:2016年度金额高达1891.6万元的研发费用支出,体现在哪里了呢?

沈纪分析认为,这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元隆雅图并未将这笔研发费用计入到当期的期间费用当中,可能导致该公司少计费用、虚增利润;要么就是该公司将若干与研发、创意设计并不直接相关的费用,全部计入到了研发费用当中,借此达到《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中的数据要求,可能“进而导致获取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

这后半句还是得翻译下,意思就是“元隆雅图可能通过把不属于研发的钱算到研发里了,借此拿到高新技术企业的身份,然后就能享受各种税收优惠”,好处你懂的。

元隆雅图董秘边雨辰对此是这样解释的:公司研发费用主要由人工费用、直接投入、设计费用等构成,三项费用合计占研发费用的比例在99%左右。如下图所示:

沈纪并不同意边雨辰的解释,他认为,“他们的解释没有正视提问,等于没说”。

好了,今天的头脑风暴就到这,耐心看完的值得鼓励,都散了吧!

版权声明:此文为野马财经原创稿件,转载须注明出处,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野马财经是专注于金融创新报道的新媒体,涉及互联网金融、上市公司等领域,致力于成为财经金融领域领先的新媒体机构。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