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走进晋江 > 出口加工区 > > 出口加工区

今天,致敬上海!阔步迈向全球卓越城市

来源:未知    访问次数为: 次    时间:2019-05-29 11:06    字体大小:

上海,一座以港而兴的城市;

上海,一座海纳百川的城市;

上海,一座英雄辈出的城市;

上海,一座迈向卓越的城市!

上海,

曾经的十里洋场、

曾经的光怪陆离、

曾经的纸迷金醉、

曾经的屈辱条约……

那都存在于70年前的今天,

而今一去不复返了!

如果中国是一个村,上海就曾经是全村人的希望。这里,诞生了洋务运动中的江南造船厂、上海制币厂以及电报局和邮政局,甚至还一度热情地拥抱西方文明:包括清末民初近代学制的建立、西式科学代表著作的出版、电影技术的导入与新闻媒体的诞生,还有复旦大学、上海交大等高等学府的应运而生且影响至今。

就历史上的经济发育程度和市场化而言,上海在百年前的五四运动期间就已经集聚着中国最密集的产业工人群体;这是中国共产党得以在上海开天辟地的阶级基础。早期无产阶级的组织化存在,使得先进思想在中国星火燎原之际,也催生了当时在远东地区相对成熟的工业以及随之而荣的金融业和城市生活服务业。

上世纪30年代,上海工业发展就一度达到高峰,生产规模几乎占全国一半。上海地方志办公室主任洪民荣研究员告知笔者:

早在1933年,上海的工业资产总额就占全国40%,产业工人约占全国43%,工业产值约占全国50%。而到1937年6月即全面抗战前夕,上海全市共有工厂5515家。其中,棉纺厂65家,约占全国43.9%,纱锭占全国40.2%;卷烟厂46家,约占全国76.7%;面粉厂12家,占全国9.8%,磨粉机占全国32.7%;发电厂7家,装机容量26万千瓦,占全国总量45.5%。商业批发企业8300多家,约占全国1/3,60%工业品销往全国各地。建有全国规模最大的纱布交易所和中国机制面粉交易所,以及米、粮食、油饼、南货、烟叶、茶、火腿腌腊、猪鬃、油脂、棉花、土布、颜料、药材、木材、漆、竹、瓷器、生皮等34个主要商品交易市场,区域经济网络则遍布全国。

30年代,上海已经形成了远东中心城市的繁荣景象。如:航运事业比横滨发达,国际贸易比大阪兴旺。当时,上海港码头岸线长10.48公里,航线通达100多个国家300多个港口,吞吐量、集散力均居国内各港之首,居世界港口第14位,1933年进出上海港的国内外商船吨位3522万吨,对外贸易约占全国50%。

上世纪30年代的苏州河两岸,停满了小船

上海港码头繁荣的景象

上海也开始成为全国的金融中心、货币交易中心和远东国际金融中心之一。

1935年,就有外商金融机构约30家;58家华商银行总行设于上海,占全国银行的35%;上海银行公会有43家会员银行,35家总行设于上海。

1936年,上海已有银行机构182个,另有11家信托公司、48家汇划钱庄、3个储蓄会和1家邮政储金汇业局。同时,上海建有远东最大的外汇市场、黄金市场和证券交易市场。1936年,上海银行、钱庄和信托公司资力估算为32.7亿元,占全国金融资力的47.8%。

可以说,上世纪30年代的上海经济不仅代表着中国现代化的势头,其景气繁荣程度和国际经济地位也是任何一个日本城市所无法比拟的。但从甲午战争开始,日本帝国主义就成为中华民族最凶恶的敌人;并一直以打击和摧毁上海工业能力以及掠夺包括上海在内的江南区域经济资源为战略目标。所以说没有国家的独立,就没有民族的尊严和人民的自由,也谈不上确保上海的繁荣昌盛。

曾经有人妄言:共产党不懂经济、迟早会丢失上海。就在上海解放的当天清晨,当荣毅仁看到细雨中睡卧在南京路上蜿蜒五百多米的解放军队伍时,他意识到国民党再也回不来了。而宋庆龄看到这一景象时,更加坚定了对新中国及其人民领袖的高度认同。

● 上海解放要早于全国大部分的区域,而且一直到五十年代初期,和香港的资金与人员往来都是高度自由的;

● 但更多的工厂、经营者、技术人员和高级工程师,并没有选择离开上海;

● 更多的海外留学人员、科学家以及华侨经营和工艺设计师傅要回归上海,无不是充满着对一个新生的经济中心城市的向往。

也就是从那个黎明时期起,上海得到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邓小平和陈云等老一辈开国元勋的指导和全国人民的支援,上海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运行不断渡过重重险关。此时的中国如果是个家,那么上海就是共和国的长子。

长子,意味着积极承担更多的责任。在稳定市场、贡献国家财政的同时,上海也长期引领着社会时尚。如1958年,第一批按照标准化工艺生产的上海牌手表投产,结束了中国只能修表不能造表的历史。一时间,国人都以能够拥有一块上海牌手表为骄傲,该品牌手表甚至创下累计销量超过1.2亿只、上缴利税52亿元的惊人纪录。上海牌手表为何如此火爆?市档案局一份1960年上海手表厂生产情况的汇报给出了答案:上海牌手表大胆技术革新,走时精准是它最大的优势。

上海牌手表

值得强调的还有江南造船厂的“东风号”,这是我国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艘万吨级远洋货轮。“东风号”始建于1959年,1965年正式建成下水。这艘巨大的远洋货轮全部采用国产钢材和设备建成,总长161.4米,高可比当时的锦江饭店,它的载货量为1万吨;当年的上海各界为此一片欢腾。开航之后,从上海出发中途不加燃料可直达英国伦敦。这艘巨轮从设计到下水,是我国工业迅速发展的重要见证和工业现代化基础的标志。而上海市档案局的资料还显示,上海解放后只用了不到二十年的时间,不仅建立了独立自主的工业体系,在科技原创方面也走在了时代的前列;为新中国的国防、工业、农业和科技的现代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上海船厂的东方号客轮模型

改革开放以后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上海更是以四个自信的昂扬姿态阔步迈向全球卓越城市。而新时代的中国如果是一艘巨轮的话,上海就无疑是这艘巨轮的桅杆,也就是辽阔海洋的天际线上首先可以瞭望到的中国标志。

经济学家、上海社科院经济所所长沈开艳研究员,在其主编的本年度《上海经济发展报告》中告诉我们:

当前和未来一段时间的上海经济,不仅要靠内需活跃市场,从长期看还要重视技术创新和制度创新,进一步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和构筑开放型经济新高地。如自贸区建设,就是上海践行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改革开放排头兵、创新发展先行者”的重要领域,在上海全球城市战略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与此同时,长三角区域合作上升为国家战略,也是上海发展的新引擎。

不仅国家高端智库在研究长三角国家战略,上海一线部门的研究者也在积极关注该区域的新发展脉动。如任职于中共徐汇区委研究室的温州籍青年才俊郑岳阳就告知笔者:当年解放上海的人民军队有一路是从常熟进军嘉定的,而这条当年的军事进攻线路,如今已是高速公路的主干道和长三角经济一体化发展的大动脉。而常熟和上海经济、技术合作密切又频繁,并且完成了自身从千亿元能级的服装城向千亿元能级的汽车城的战略转型,也就是得益于“上海引擎”的强劲牵引。这种上海产业中心辐射、周边区域承接红利的新发展模式,正在推动着长三角区域整体的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和动力变革;也显示了上海更加宽广的胸襟。

沈开艳的研究还表明:围绕长三角城市群发展总体规划定位,上海已具备相当大的优势:

⒈ 上海是最具经济活力的资源配置中心

围绕上海五个中心建设以及自贸区建设,上海加快制度创新,已成为我国资源配置效率高、辐射带动能力强、国际化市场化法制化制度体系完善的资源配置中心。

⒉ 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高地

瞄准世界科技前沿领域和顶级水平,上海正努力成为全球创新网络的重要枢纽,以及国际性重大科学发展、原创技术发明和高新科技产业培育的重要策源地。

⒊ 全球重要的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中心

近年上海加快推进产业跨界融合,重点发展高附加值产业、高增值环节和总部经济,加快培育以技术、品牌、质量、服务为核心的竞争新优势。

⒋ 亚太地区重要国际门户

得益于上海的历史、区位地理等优势,上海国际金融和航运中心建设在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倡议、提高开放型经济发展水平方面发挥着越来越大作用,国际金融服务体系、国际商务服务体系、国际物流网络体系在亚太乃至全球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推动上海在更高层次参与国际合作和竞争。

⒌ 全国新一轮改革开放排头兵

尤其是伴随着近30年的浦东开发开放,上海在简政放权、放管结合、综合配套改革、自贸区建设、自主创新示范区等方面,一直发挥着先行先试的示范作用,为上海建设卓越的全球城市积累了有目共睹的制度优势。其前景必然光明!

本文写作之际,沈开艳研究员刚刚出访保加利亚等东欧国家回沪。她告诉笔者:上海解放之初、保加利亚是我们重要的经贸合作伙伴,保加利亚城市建设和经济发展曾走在东欧国家的前列。如今,上海繁荣程度和经济辐射能力已经超越了对方城市。而沈开艳接触的保加利亚外交学院等高端智库负责人,则认为经济发达的上海是“一带一路”蓝图上的战略枢纽型城市,希望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能给东欧国家带来项目、带来发展、带来共赢。

金海岸工作

作 者 |王泠一(上海社会科学院上海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

综 合 |第一财经

图 片 |李铭珅 孙中钦 王 凯

编 辑 | 梁 群

收藏 打印 关闭